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图片   乐百家娱乐手机版首页  乐百家娱乐手机版首页  联系我们
重新鉴定还真相 骗财企图终落空 异地诉讼 无锡人保财险据理力争减车损赔款十余万
2014/07/01 10:45:46 来源:互联网

人保财险无锡市分公司法律部日前接到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湖州余某诉公司赔款案正式撤诉,同时由原告承担无锡公司支付的鉴定费10700元。承办此案的法律部员工不由长舒一口气。去年9月以来,他们两赴湖州,积极应对,寻找真相,最终克服异地诉讼的不利因素,迫使原告撤诉,不仅维护了被保险人利益,还为公司节约了赔款支出十余万元。

三者车主索赔31.46万

那是2013年4月2日,被保险人允许的驾驶员驾驶被保险车辆途经高速公路湖州段,不慎撞击到前方车辆,造成7车追尾的交通事故,7车不同程度受损。经交警部门认定,由无锡人保财险公司投保的这辆车负事故全部责任。

当年8月,其中一位三者车主余某就其车辆损失向湖州市吴兴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人保赔偿其车辆损失、评估费、施救费、租车费等合计314613元(其中车辆损失为257643元,鉴定结论由上海道路交通事故物损评估中心出具)。

人保财险无锡市分公司法律部接到该案传票后,立即联系公司理赔中心了解事故的后续处理情况,迅速完成了调取投保单等庭前应诉准备工作。

湖州出事故,车损鉴定上海出?

案件承办人员仔细阅卷后不由产生疑问:事故发生在浙江湖州,车辆损失鉴定结论为何由上海市道路交通事故物损评估中心出具?于是,有着丰富办案经验的他们向事故发生地兄弟公司及被保险人方详细了解情况,判断涉案车辆极有可能被上海的某修理厂买断,其就近选择自身“熟悉”的评估机构,做出较高的评估价格,从而谋取利益。

上海市道路交通事故物损评估中心出具的鉴定结论为车辆损失257643元,而人保财险无锡市分公司的定损金额为105400元,两者相去甚远。法院判决往往采信第三方评估机构出具的鉴定结论,这样一来,原告不费吹灰之力便能谋取十余万元的巨额利润。

为阻止原告的不良企图,减少公司损失,在承办人员的建议下,无锡人保财险果断选择重新鉴定。然而,在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上海市道路交通事故物损评估中心出具的鉴定结论不当的情况下,一般法院不予准许。但此案涉案金额较大,不能有半点松懈,在承办人员与承办法官的耐心沟通下,最终法院同意了无锡公司的重新鉴定申请。此后,承办人员时时关注案件处理动态,及时跟踪重新鉴定情况,多次与鉴定机构电话沟通,第一时间向鉴定机构提供鉴定材料,包括无锡人保财险公司的定损清单以及四百余张的车损照片等。经过两个月的漫长等待,重新鉴定结论终于出炉,涉案的车辆修复价格为149721元,比原告主张的低十余万元。

原告不怀好意  庭审一波三折

重新鉴定的结果有利于人保财险方,接下来的庭审却一波三折。开庭当天,无锡人保财险的承办人员准时到庭参加庭审。原定下午两点开庭,可是原告代理人迟迟不出现。无锡承办人员一再催促,承办法官却称“对方在路上,一会就到”。时针慢慢指向四点,原告依然未出现。人保财险承办人员期间与法官交涉多次,法官仍称“再等等,正在沟通”。无锡方担心,如不正常开庭,就会按自动撤诉处理,那又将会出现许多不可知状况。承办人员意识到,原告不怀好意。果然,四点刚过,原告突然给法官打来电话提出撤诉。原告不露面就想“一撤了之”,那不仅无锡人保财险公司支付的10700元鉴定费用打水漂,而且公司被保险人方垫付的10余万元费用也很难及时收回。承办人员立即联合被保险人代理人与法官耐心沟通,据理力争,提出如果原告撤诉,无锡人保财险公司支付的鉴定费10700元应由原告承担。就这样,法官最终采纳了无锡方的意见,裁定原告提出撤诉,上述鉴定费用由原告承担。

此案以原告撤诉方式结案,结果算是令人满意,但无锡人保财险承办人员还是有后顾之忧。大家在办案过程中了解到,本案原告车辆在上海某保险公司投保了车损险,如果其通过在上海法院起诉自己的保险公司,依据上海市道路交通事故物损评估中心出具的鉴定结论取得赔款,上海某保险公司取得代位求偿权,最终遭受损失的还是无锡人保财险。为彻底破灭原告的不良企图,承办人员又将此案中由法院委托评估机构作出的重新鉴定结论邮寄给上海某保险公司,以确保无锡人保财险在可能发生的代位求偿纠纷中处于有利地位。

定损环节多沟通  后续诉讼方主动

此案的圆满处理,不仅遏制了当今社会上的不良风气,也维护了保险客户以及保险公司的利益。

目前,由车辆损失金额产生的争议日益增多,大部分表现为社会上的修理厂通过第三方评估机构抬高评估金额,从保险公司手中获取巨额利润。从证据证明力的大小来看,保险公司定损单的证明力明显低于相关评估机构的鉴定结论,而且保险公司还很难提出证据反驳鉴定结论的不合理,法院最终多采信第三方评估机构出具的鉴定结论,导致保险公司赔款支出大幅增加。

要减少此类纠纷,降低保险公司损失,必须从源头着手,在定损环节就加强沟通;如果物价部门的介入不可避免,那么保险公司也应及时派员参与,最大限度降低保险公司损失,以免在后续的诉讼中处于被动地位。

便民服务